混血營英雄5:英雄之血  

混血營英雄5:英雄之血

 

Finally, the last book of The Heroes of Olympus is coming...

 

原價: 380元

博客來優惠價: 300元(2015年06月21日止)

出版日期: 2015/06/26

 

小說簡介:

 

八月一日,巨人計畫以混血人之血喚醒蓋婭,
希臘、羅馬陣營大戰一觸即發,
混血英雄們該如何面對世界即將毀滅的危機?


  在蓋婭的安排下,巨人大軍陸續從塔耳塔洛斯復活,他們計畫抓住兩名混血人,用他們的血喚醒大地之母。為了趕在祭典前遏阻強大的巨人,七位混血英雄一路趕往雅典衛城,打算與巨人決一死戰,他們別無選擇,因為只要蓋婭覺醒,一切都完了。

  在此同時,屋大維奪權掌控了朱比特營,即將率領羅馬軍團進攻混血營。唯有蕾娜與尼克將巨大雕像運回混血之丘,才有可能阻止兩方陣營對陣廝殺。

  這群混血英雄們究竟如何力抗蓋婭與巨人大軍?而希臘、羅馬兩方陣營難道終將走上毀滅之路?

 

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小說試讀:

 

1 傑生

 

傑生好討厭變老。

 

他的所有關節都很痛,雙腳也不停顫抖。努力要爬上山丘時,他的肺部簡直像一整盒石頭一樣喀啦作響。

 

他看不到自己的臉,真是謝天謝地啊,不過他的十根手指頭扭曲腫脹、瘦骨嶙峋,而且手背上滿是暴凸交織的藍色血管。

他身上甚至有老人的氣息,很像樟腦丸混合雞湯的氣味。怎麼可能這樣?才不過短短幾秒鐘,他就從十六歲變成七十五歲,但老人味倒是立刻就飄散出來,簡直像是大爆發。恭喜喔!你臭死了!

「快到了。」派波對他笑了笑。「你表現得很棒。」

她用嘴巴說說還真簡單。派波和安娜貝斯都偽裝成可愛的希臘女僕模樣,就算穿著白色無袖長袍和綁著緞帶的涼鞋,她們走在岩石遍布的小徑上依然毫無困難。

派波的紅褐色頭髮編成長辮,然後夾在頭頂盤繞成螺旋狀。她的手臂佩戴著銀色手鐲,看起來幾乎與她媽媽阿芙蘿黛蒂的古老雕像一模一樣,傑生覺得這樣令他有點發毛。

與漂亮女孩約會已經夠讓人緊張了,而與愛之女神的女兒約會……嗯,傑生老是擔心自己不夠浪漫體貼,於是派波的媽媽只消在奧林帕斯山上一皺眉、一瞪眼,就把他變成一隻凶猛的野狗。

傑生朝山坡上方瞄了一眼。山頂還遠在一百公尺之外。

「有史以來最爛的主意。」他倚著一棵圓柏樹,抹掉額頭上的汗水。「海柔的法術也太厲害了吧,萬一得要發動攻擊,我根本一點用處也沒有。」

「不會變成那樣啦。」安娜貝斯向他保證。她似乎對自己的女僕裝扮感到很彆扭,不斷拱起肩膀以免衣服滑落。她的一頭金髮原本梳成髮髻夾在腦後,這時已經鬆脫開來垂落在背上,晃呀晃的彷彿蜘蛛的長腳。傑生知道她超討厭蜘蛛,決定不要提起這件事。

「我們潛入那座宮殿,」她說:「進去拿到需要的資訊,然後溜之大吉。」

派波放下她手中的陶罐,那個高高的葡萄酒甕裡面藏了她的劍。「我們可以休息一下。傑生,好好喘口氣。」

派波的腰帶上繫著她的富饒角,那支魔法號角可以變出各式各樣的東西。她的衣服皺摺某處還塞了短刀「卡塔波翠絲」。派波的外表看起來並不危險,但如果有需要,她可是能夠抓起兩把青銅刀劍左右開弓,或者用熟透的芒果猛射敵人的臉。

安娜貝斯則是將自己的陶罐揹在肩膀上。她也藏了一把劍,即使乍看沒有帶著武器,她的外表還是一副很厲害的模樣,一雙灰色眼睛眼神銳利,不斷掃視四周動靜,對所有可能構成威脅的事物保持警戒。假如有哪個傢伙邀請安娜貝斯去喝一杯,傑生覺得她很可能會一腳踢向那傢伙的胯下。

傑生努力讓自己的呼吸變得平緩一點。

在他們腳下,阿法勒斯灣波光粼粼,海水如此湛藍,簡直像是以食用色素染色而成。阿爾戈二號下錨停泊在距離岸邊幾百公尺處,由高處看來,它的白色船帆沒有比郵票大多少,船上的九十支船槳也像牙籤一樣細小。傑生想像他的朋友們站在甲板上,輪流用里歐的水手型單筒望遠鏡觀察他的行進狀況,看著老爺爺傑生拖著蹣跚的步伐爬上山丘,一群人拚命忍住笑意。

「以薩卡真是蠢斃了。」他忍不住低聲嘀咕。

 

 

其實他認為這個島還滿漂亮的。島中央有一條樹木茂密的山脊稜線迤邐向前,白堊岩構成的白色山坡直瀉大海。幾個海灣構成岩石海濱和港口,有不少紅屋頂的房屋和白色灰泥教堂坐落在海岸邊。

 

    山丘上點綴著許多罌粟花、番紅花和野生的櫻桃樹,微風吹送著桃金孃花朵的香氣。一切看來都很美好……只不過氣溫恐怕有攝氏四十度吧,空氣就像羅馬浴場一樣熱氣蒸騰。

 

    對傑生來說,要他操控風勢讓一夥人飛上山頂簡直輕而易舉,但是萬萬不可。為了祕密行動,他必須假扮成老爺爺,拖著壞掉的膝蓋和雞湯般的酸臭味,拚死拚活一路往上爬。

 

    他回想起上一次爬山的經過,那是兩個星期前的事,當時他和海柔在克羅埃西亞的峭壁上與強盜斯喀戎短兵相接。當時,傑生至少能夠用盡全力;而現在,他們即將面對的情勢,可能遠比區區一個強盜要嚴峻許多。

 

    「你確定這座山丘是對的嗎?」他問。「感覺似乎有點……呃,不知道耶,太安靜了。」

 

    派波仔細察看整條稜線。她的髮辮裡插了一支亮藍色的鳥身女妖羽毛,是昨天夜裡那場攻擊的紀念品。其實羽毛和她現在的裝扮不是很搭,不過那是派波應得的獎賞,因為她昨晚執勤時,單憑一己之力就打敗了一整群惡魔小雞女士。她對那樣的成果只是輕描淡寫一番,不過傑生看得出來,她其實感到很得意。那根羽毛就像在提醒大家,她再也不是去年冬天初次抵達混血營的那個女孩了。

 

    「遺址就在那上面,」她保證說:「我從卡塔波翠絲的刀刃上看到了。而且你也聽到海柔說的話:『最大的……』」

 

    「『我所感應過的最大一群惡靈。』」傑生想起來了。「是啊,聽起來超讚的。」

 

    經歷過黑帝斯地下神廟的一場大戰後,傑生最不想對付的就是更多的惡靈。然而這趟任務已經到了決定勝負的關頭,阿爾戈二號的全體成員必須做出重大抉擇。假如抉擇是錯的,他們必定會失敗,整個世界也將遭到毀滅。

 

    派波的刀刃、海柔的魔法感應以及安娜貝斯的直覺,全都指出同樣的方向:答案就在以薩卡島這裡,就在奧德修斯的古代宮殿裡,那裡聚集了一大群惡靈,正在等待蓋婭的命令。他們三人的計畫是偷偷溜進那群惡靈之中,把目前的情況弄清楚,決定最好的行動方案,然後溜之大吉;最好是活著出來。

 

    安娜貝斯稍微調整她的金色腰帶。「希望我們的偽裝可以維持住。那些求婚者活著時都是噁心吧啦的傢伙,萬一他們發現我們是半神半人……」

 

    「海柔的魔法一定會發揮作用啦。」派波說。

 

    傑生努力想要相信這句話。

 

    所謂的求婚者,他們活著時是最貪婪、最邪惡的一百個惡霸。特洛伊戰爭之後,以薩卡的希臘國王奧德修斯莫名失蹤,於是這群B咖王子暴徒入侵他的宮殿,從此拒絕離開,每個人都想與潘妮洛普王后結婚,進而接管整個王國。後來奧德修斯想方設法祕密回到宮殿,把他們所有人都殺了……基本上就是回到家園的快樂慶祝儀式。不過,假使派波看到的景象正確無誤,就表示那些求婚者現在都回來了,在他們死亡的地方盤桓不去。

 

    傑生不敢相信自己即將造訪奧德修斯真正的宮殿,他可是歷史上最有名的希臘英雄啊。話說回來,這整個任務本來就由一連串超級瘋狂的事件所組成。安娜貝斯自己才剛從永恆的塔耳塔洛斯深淵逃回來,一想到那件事,傑生突然覺得他現在變成老人實在沒什麼好抱怨。

 

    「嗯……」他扶著步行用的拐杖,讓自己站穩。「如果我看起來就像感覺起來的一樣老,我的偽裝應該是很棒。繼續往前走吧。」

 

 

他們一路往上爬,汗水沿著他的脖子不斷往下滴,小腿也疼痛不堪。儘管天氣炎熱,他卻開始抖個不停,而且無論怎麼努力,他都無法阻止自己想起最近的夢境。

 

   自從進入冥王之府以來,那些夢境變得更加逼真、鮮明。

 

有時候,傑生夢見自己站在伊庇魯斯的地下神廟裡,巨人克呂提奧斯向他逼近,用好幾種很不真實的聲音同聲說:「你們得集合所有人的力氣才能打敗我,等到大地之母睜開她的雙眼,你們又該怎麼辦呢?」

 

   另一些時候,傑生則夢見自己身在混血丘的山頂上。大地之母蓋婭從泥土中崛起,那是由泥土、樹葉和石塊不斷旋轉構成的形體。

 

   「可憐的孩子。」她的聲音與整片大地相互共鳴,讓傑生腳底下的岩床為之搖撼。「你的父親是眾神之首,你卻只能永遠屈居於第二位,無論是你的羅馬同伴之間、你的希臘朋友之間乃至你的家人之間都是如此。你要怎麼證明自己的能力?」

 

    最糟糕的夢境則是從索諾馬的「狼屋」院子裡開始。女神茱諾站在他面前,渾身散發出白銀熔融的熾熱光芒。

 

   「你的性命屬於我,」她的聲音宛如雷鳴:「這是宙斯同意息事寧人的讓步條件。」

 

   茱諾散發出超新星一般的耀眼光芒,顯現出她真實的天神形貌。傑生知道自己不應該直視,但他無法閉上雙眼。痛苦燒炙著傑生的心智,他的身體也像洋蔥般一層層燃燒殆盡。

 

   然後,場景變了。傑生還在狼屋,不過這時候他是個小男孩,不超過兩歲。有個女人跪在他面前,她身上的檸檬氣味聞起來好熟悉。她的身形看起來溼溼的,有點模糊不清,但傑生認得她的聲音,那聲音明亮且清脆,很像流動快速的溪水凝結了最薄的一層冰。

 

   「最最親愛的,我會回來找你,」她說:「我很快就會再見到你。」

 

   每一次從惡夢中醒來,傑生的臉上滿是汗水,雙眼也因流淚而刺痛。

 

   尼克.帝亞傑羅曾經警告他們:冥王之府會引發最不好的回憶,讓他們看見和聽見一些不堪回首的往事,縈繞於心頭的鬼魂也會躁動不安。

 

   傑生特別希望不要回想起「那個」鬼魂,但是每個晚上的惡夢變得愈來愈可怕。此刻,他正朝山上的宮殿廢墟走去,而有一大群鬼魂已經聚集在那裡了。

 

   「那並不表示『她』就在那裡啊。」傑生對自己說。

 

   然而,他的雙手止不住顫抖,腳下踏出的每一步似乎比上一步更加艱難。

 

   「快要到了,」安娜貝斯說:「我們……」

 

   轟!山坡隆隆作響。越過稜線的某處,群眾高聲叫喊表示贊同,聽起來很像競技場裡的觀眾。那聲音令傑生起了雞皮疙瘩。沒多久之前,在羅馬的大競技場裡,他曾經在一大群歡呼叫喊的鬼魅觀眾面前,為自己的性命努力奮戰。他一點都不渴望重溫那樣的經驗啊。

 

   「那是什麼喊叫聲?」他好奇地問。

 

   「不知道,」派波說:「不過聽起來他們很樂的樣子。我們去認識一些死人朋友吧。」

 

2 傑生

 

    情況遠比傑生的預期糟糕許多,這是當然的啦。

 

    否則就沒有什麼樂趣可言了。

 

    傑生爬到山坡頂,從橄欖樹叢間偷看,眼前景象宛如一場徹底失控的殭屍兄弟會派對。

    廢墟本身並沒有什麼特殊之處,只有幾道石牆、雜草叢生的中庭,還有一道用岩石雕刻的樓梯,樓梯通到末端嘎然而止。幾片夾板鋪在一塊窪地上,外加一組金屬鷹架支撐著搖搖欲墜的破爛拱門。

    然而,現實的另一個層面疊加在這片廢墟之上……是這座宮殿的幽靈幻象,必然是呈現了它全盛時期的景象。灰泥牆壁粉刷得雪白,一整排陽台足足挑高三層樓,長長的列柱門廊面向中庭,庭院裡有巨大的噴泉和青銅火盆。中庭擺設了十幾張宴會桌,許多食屍鬼高聲談笑、吃吃喝喝,不時互相呼來喝去。

    傑生以為會看到數以百計的幽靈,沒想到實際上比想像的多兩倍,他們到處晃來晃去、追逐幽靈女侍、亂摔杯盤,基本上搞得一團混亂。

    他們大多數看起來很像朱比特營的拉雷斯,就是身穿束腰短上衣和涼鞋的透明紫色鬼魂。少數狂歡份子的身體已經腐爛,身上掛著灰撲撲的肉塊,頭髮糾結成團,而且渾身布滿令人作嘔的傷口。其他人則看起來很像正常的活生生凡人,有些人身穿古羅馬的寬外袍,有些穿著現代的西裝或軍隊工作服。傑生甚至看到一個傢伙穿著紫色的朱比特營T恤和羅馬軍團盔甲。

    中庭的正中央有個皮膚灰白的食屍鬼,穿著破破爛爛的希臘束腰上衣,在群眾之間昂首闊步。他手上捧著一個大理石胸像,而且高舉過頭,很像拿著運動比賽的獎盃。其他鬼魂見狀熱烈歡呼,一路猛拍他的背。那個食屍鬼走得比較靠近時,傑生發現有一支箭射穿他的喉嚨,箭尾的羽軸從他的喉結冒出來。更令人震驚的是,他捧著的那個胸像……是宙斯嗎?

    實在很難確定,因為大多數的希臘天神雕像看起來都很相似。不過看那胸像的鬍鬚,還有臉上的凌厲眼神,在在讓傑生忍不住回想起混血營一號小屋那個巨大的「嬉皮宙斯」雕像。

    「咱們的下一個祭品!」那個食屍鬼大喊,從中箭的喉嚨傳出來的聲音嗡嗡作響。「謹獻給大地之母!」

    派對眾人同聲高喊,同時砸爛手上的酒杯。接著,食屍鬼走向中央噴泉,群眾往兩旁退開,傑生這才發現噴泉容納的並不是水。從一公尺高的台座裡,有一道「沙泉」向上湧出、沿著弧線落下,最後灑入圓形的噴泉池裡,宛如許多白色珠子構成的傘形簾幕。

    食屍鬼高高舉起那個大理石胸像,隨即拋入噴泉內。宙斯的頭像一穿過沙泉,整塊大理石就像通過碎木機似的立刻碎裂瓦解。沙子閃耀著金光,那是天神血液的顏色。接著,整座山丘隆隆作響,發出悶悶的「轟」一聲,彷彿飽餐一頓的打嗝聲。

    那些死人派對群眾高聲叫喊附和。

    「還有其他雕像嗎?」食屍鬼對群眾大喊。「沒有了嗎?那麼我想,我們得等待一些『真正的』天神親身獻祭了!」

    他的夥伴們縱聲狂笑、鼓掌喝采,而食屍鬼在他們的歡呼聲中走向最近的一張宴會桌。

    傑生緊緊握住他的手杖。「那個傢伙居然把我老爸分解掉了。他以為自己是誰啊?」

    「我猜那是安提諾烏斯,」安娜貝斯說:「是那些求婚者的帶頭者之一。如果我記得沒錯,將那支箭射穿他喉嚨的就是奧德修斯本人。」

    派波嚇得縮了縮。「你還以為那樣就可以把人解決掉了。其他那些人呢?為什麼有這麼多人啊?」

    「我也不知道,」安娜貝斯說:「我猜,是蓋婭新招募的成員吧。有些一定是趁我們還沒關上死亡之門的時候回到活人世界,有些則只是亡靈。」

    「有些是食屍鬼,」傑生說:「他們身上有很多傷口,而且皮膚灰灰的,就像安提諾烏斯……我以前打過他們的同類。」

    派波伸手拉了拉她的藍色鳥身女妖羽毛。「他們殺得死嗎?」

    傑生回想起好幾年前的往事,當時他代表朱比特營去加州的聖貝納迪諾出任務。「不容易喔。他們很強悍,動作很快,聰明機靈。而且,他們會吃人肉。」

    「太厲害了。」安娜貝斯低聲嘀咕。「除了堅持原本的計畫,我看不出還有其他選擇。兵分三路,想辦法混進去,弄清楚他們為什麼聚集在這裡。如果情況急轉直下……」

    「我們就採取備用計畫。」派波說。

 

 

, , , ,

Ami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